”次日“打倒梁大牙”的大字报铺天盖地

军史秘闻 2019-07-25 15:31:37

  梁兴初打仗狠,骂人更狠。1948年1月,将军率部参加东北战场的公主屯战斗。属下30师90团于行进途中被国军劫走100名民夫,将军闻之,怒骂30师师长方强:“你娘卖x的,送到嘴边的肉不吃,倒让敌人拣了个便宜!”方强不敢回嘴。梁转过来怒骂90团团长:你不戴罪立功,把你脑袋割下来见我。”是役,30师边打边走,连战连捷。方强战后总结道:“这一仗打得好,是梁司令骂出来的,我们就是要猛打猛冲猛追猛骂。”

  黑山阻击战中,梁兴初始终站在最前沿指挥。某日将军吃饭时,敌一炮弹于附近“当啷”爆炸,一弹片飞进碗中。将军了无惧意,以筷夹之曰:“没有陆(肉),哪来的骨头?”28师政委晏福生劝将军:“梁司令,还是撤一撤吧。”将军对曰:“娘卖X的,我不撤,看哪个敢撤?谁想撤,就踩着我的身体过去!”是役,梁兴初将军率十纵仓促应敌,孤军奋战,抗击五倍于己之敌精锐部队,使敌“西进”兵团猛攻三天而未获寸进。电影《黑山阻击战》即以此役为原型也。

  但骂人狠的梁兴初没有想到,自己在抗美援朝战斗中却被彭总痛骂一顿。1950年10月,将军率三十八军入朝作战。首战,攻熙川失利。时任志愿军司令员的彭德怀元帅怒骂:“都说梁大牙是打铁的,一员虎将,我看是鼠将,你那个三十八军是什么鸟主力部队。”初始,梁兴初沉默无言,继争辩之:“你骂我可以,不要骂三十八军嘛!”

  梁兴初知耻而后勇。第二次战役,他率三十八军打德川,大捷。彭德怀大喜,亲自起草通令嘉奖:“此次战役,我三十八军发挥了优良的战斗作风,尤其是一一三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、龙源里阻击南逃北援,敌虽在百余架飞机与百余辆坦克终日轰炸掩护下,反复突围终未得逞,致战果辉煌,计缴坦克汽车近千辆,被困之敌尚多,望克服困难,鼓起勇气,继续全歼被围之敌,并注意阻敌北援,特通令嘉奖,并祝你们继续胜利!”电报将发出时,彭总觉言犹未尽,于末尾又添两句:“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!第三十八军万岁!”

  据杜平将军回忆,当时邓华、洪学智、杜平似乎觉得称一个建制军“万岁”从未有过,提议彭总考虑。彭总坚定曰:“打得好,就是万岁嘛!发了吧,发了。通报全军,上报军委!”后《人民日报》记者李庄发表了长篇通讯《被人们欢呼“万岁”的部队》——三十八军“万岁军”的美誉由此传遍全国。

  1967年3月,梁兴初调任成都军区司令员。赴任前周恩来总理召其谈话,曰:“自古以来‘天下未乱蜀先乱,天下已治蜀未治’。你到成都当司令,要先把局势稳定下来,军队绝对不能乱!”

  刘结挺、张西挺,四川省“文革”造反派头头。1967年冬,四川造反派一分为二,一派曰:“刘张坐牢我坐牢,刘张杀头我杀头。”另一派曰:“刘张坐牢我把门,刘张杀头我提刀。”梁兴初将军初入川,两派逼其表态,将军答:“统统枪毙!”次日“打倒梁大牙”的大字报铺天盖地。

  1969年,四川造反派武斗蔓延,川东北尤为严重。梁兴初拟驱车至达县、万县等地制止武斗。不少同志劝之:“川东有几万条枪,你要小心。”将军淡淡一笑:“小菜一碟。”某日,将军召达县两派头头开会,会场三步置一岗,五步放一哨。两派头头到后,将军郑重宣布:“我这次带了五个师。就是来你们这里制止武斗,收缴武器的。”接着分别介绍各师师长,介绍到谁,谁就“咯”一声立正,注目待命。造反派头头大惧,次日便上缴各种枪械万余支,武斗遂平。将军所谓五个师即一个侦察连也,五位师长均为临时来汇报工作的各师部干部。

  梁兴初将军制止武斗既虚张声势,又真枪实弹。如有违抗者,该抓的抓,该关的关,毫不留情。罪大恶极者,绳之以法,投入监狱。将军曰:“你们是造反派,我也是造反派,我造了几十年的反,哪像你们这个样。你们再吵再闹,就把你们统统关起来。”闻之曰:“还是打大仗的人敢讲真话。”某次会议,指将军不满曰:“你梁兴初胆子真大,敢讲造反派是造毛主席的反。”

  1971年9月14日,成都军区政委张国华打电话给梁兴初:“在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人带着老婆逃跑了!”其时,梁兴初因心脏病正在军区第四招待所五湖村疗养,为了弄清带着老婆跑了的是谁,将军开始猜是陈伯达,又猜康生,终不得其解。即打电话问黄永胜,黄答:“是第一个讲话的人跑了。”便挂了电话。又打电话问铁道兵政委宋维栻,对方答:“刚吃了安眠药,头疼得很。”亦挂电话。经多方询问,梁当时竟未弄明白,到底是谁带着老婆跑了。

  事件传达后,梁兴初大吃一惊,并及时向中央报告自己“文革”期间两次见的情况。其中一次说,四川我们不放心,你们(指梁与张国华——作者注)去了,就放心了,然后被林留下来喝了茶。6天后,接见张国华、梁兴初等,曰:“我也没有想到会出事件,不要把举手的人都当成的人。”毛指着梁兴初,曰:“鲁迅说曹聚仁‘喝了他家的茶,就是他家的人’,你喝了的茶,不是的人嘛!”

  广州军区原副司令员朱月华言:事件后,张春桥任总政治部主任,约梁兴初谈话,将军拒之。张率随员造访,将军蓬头赤足,横卧床上,与之对语。

  1972年2月26日,梁兴初心脏病发作,住进北京301医院。9月出院后被下放山西太原某工厂“劳动锻炼”。因将军曾是得力战将,无人敢为之说线年之久,迟迟未能复职。黄克诚出任军委纪委书记后,力排众议,还其清白。某次纪委会议,黄克诚举双手,竖九指,慨然曰:“梁兴初同志身上九处弹创,这样的人会是反革命?”将军夫人任桂兰与余谈及此处,泣不成声。

  (本文资料来源于任桂兰、杨大易、朱月华、梁晓源、彭林东等人的采访笔录,并参考了任桂兰、李宗儒的《统领万岁军》、江拥辉的《38军在朝鲜》等著作

福彩3d字谜和图谜总汇:军事资讯部门制作